导语:   

2018年是中国经济不平凡的一年。强势美元之下,人民币汇率贬值幅度加快,给行业带来了新的挑战与机遇;而国内去产能+环保升级之下,行业供给侧改革如火如荼。细化到聚酯产业来看,本是传统淡季的二季度,却成为酝酿一轮产业链轮番涨价的时节。


原料端上乙二醇新国标的出台使得市场增添了后期乙二醇上期货的期许值;而另一原料PTA从传统的套保思路里发生蜕变,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价格影响的边际效应在逐步减弱;而下游聚酯产品上半年内保持较高的利润水平且产能稳步推升。而下半年汇率变化瞬息莫测,原油及宏观面的影响对聚酯产业链是否依旧延续正向传导?三季度开篇之下,传统需求淡季影响魔咒能否打破,当前环保要求升级之下,终端市场的需求状况面临哪些调整?整个聚酯市场还潜在哪些较大的变化,行业还有哪些发展可期?


带着这样的疑问,卓创选取山东-江苏为目标调研市场,从原料到聚酯再深入终端纺织领域去深究聚酯产业链各个环节的现状与变化,深度挖掘市场最真实数据,并对后期市场发展做进一步印证,预先感知市场潜在的信号!

   第一站:山东华鲁恒升化工股份有限公司  

山东华鲁恒升集团有限公司系全国石油和化工行业综合效益百强和山东省200家重点企业集团之一,现有总资产50多亿元。企业产品涉及化肥、化工、热电、气体四大系列,集团目前下辖四家控股子公司,控股核心企业——山东华鲁恒升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简称华鲁恒升,股票代码600426)于20026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公司整体产品线丰富,且坚持柔性多元化的生产原则,产品线之间根据利润与公司战略考量有灵活的可选择性。其中公司乙二醇产品目前拥有自主的生产工艺,核心配套的催化剂也具备自产能力,因此公司在合成气制MEG方面较国内其他同行有一定的成本优势。目前乙二醇装置在产产能为5万吨,新建50万吨乙二醇装置目前已经建成,计划9月份投产,预计9月下旬将有产品产出。作为国内首例单套产能50万吨的乙二醇装置,该公司领导表示有充足的信心与决心把装置开好开稳。而对于目前聚酯领域对于合成气乙二醇应用公司表示,国内合成气制乙二醇经过这今年的完善与发展,供应稳定性与成熟度已经大大成提升,从聚酯领域应用来看,使用性已经被客户接受;而随着国内乙二醇行业新标准的制定,工厂表示细化的行业指标也是为了更好的促进合成气工艺路线的进步;如果未来新标准实行之际,合成气路线产品已经完全达到新国标的要求,那么聚酯领域应用担忧的瓶颈将会打破。

   第二站:盛虹集团—江苏虹港石化有限公司

盛虹石化产业园位于连云港石化产业基地。集团有限公司旗下有江苏虹港石化有限公司;江苏斯尔邦石化有限公司;盛虹石化(连云港)港口储运有限公司;连云港虹洋热电有限公司;盛虹炼化(连云港)有限公司。盛虹集团致力于产业链一体化运营模式,且由于自身地理位置优势,公司配套有自己的码头与仓储,产业链一体化程度较高。

其中虹港石化现有PTA产能150万吨,于20147月建成投产,企业PTA配套自身盛虹化纤应用。斯尔邦石化有限公司现有240万吨的甲醇制烯烃及后期衍生物装置。未来集团公司有1600万吨的炼化装置,其中320万吨PX装置用以配套自身的PTA装置,预计将于2021年建成投产。盛虹集团致力于产业链一体化运营模式,且由于自身地理位置优势,公司配套有自己的码头与仓储,产业链一体化程度较高。

此次PTA行情的走强厂家表示,前期规模化工厂的检修及终端的恐慌补货激发基本面矛盾,而PX价格的走强也提供了成本端的支撑,另外场外资金的助力使得行情有了充分的炒作动能。对于未来,PX2019年受新增产能提升的影响,整体供应面将会发生明显的变化,进口依存度有望从目前的高位大幅降低至30%左右的水平。而PTA方面近期也面临较大的行业变革,受工艺路线改进的支持,PTA加工成本有望从目前的700-800/吨的行业水平降低至200-300/吨,新的生产工艺的应用使得老旧装置的劣势表现更为明显。

   第三站:亚东石化(扬州)有限公司  

台湾远东集团是一家集团公司,目前旗下拥有9家上市公司。远东集团在扬州的企业有:亚东石化(扬州)有限公司;远东联石化(扬州)有限公司;通达气体(扬州)有限公司;远纺工业(扬州)有限公司;远东仪化(扬州)有限公司;上海远化物流扬州分公司;化工产业园华煦供热有限公司;远资信息(扬州)有限公司。

亚东石化(扬州)有限公司系台湾远东集团旗下东联化学股份有限公司在扬州化工园区分两期投资兴建。目前年产能4万吨乙醇胺及6万吨环氧乙烷衍生物(EOD)。企业位于扬州化工园区。20088月奠基,20096月开工建设。

远东联石化(扬州)有限公司也位于扬州化工园区,由东联化学与远东新世纪共同出资兴建,各自股份占比50%,占地面积482亩。该公司配套42.5万吨乙二醇装置;7.5万吨环氧乙烷装置。20156月建成投产。目前公司装置运行稳定,除例行检修计划之外,装置整体保持100%甚至更高的运行负荷。目前公司配套有环氧乙烷储罐1千吨;MEG储罐3万吨。作为国内唯一一套外采乙烯生产乙二醇的装置,公司表示近期中美的贸易争端对于乙烯市场的影响较为明显。当前乙烯市场伊朗货源受开证等问题的影响鲜有流入国内,乙烯的主要进口依赖于日本、韩国。当前基本处于卖方市场,因此价格方面国内乙烯价格鲜有议价权,基本是跟随国际市场为主。当前乙烯市场的持续高价使得乙烯制乙二醇利润吞噬明显,而公司永续经营的理念之下,整体的装置开工并不会因利润的变动有大的调整。

   第四站:江苏申利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江苏申利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专业生产各种针织面料及各种色纺纱,品种丰富,品质优良。 公司拥有电脑产品开发设计中心,拥有国际先进的生产设备,公司下属有:色纺厂、织造厂、染色厂、印花厂、后整理厂。目前,公司拥有占地规模480亩的针织工业园区,年产针织面料15万吨,色纺纱2万吨。

 

该公司织造产品95%以出口市场为主。主要出口日本、美国、欧洲及哥伦比亚等国家和地区。2017年公司年销售额22亿元。该企业负责人反映,受当前操作设备技术提升及招工难等的影响,企业工人从之前的2400人降低至目前的1850余人。而织造环节由于人员配备的原因,从128台缩减至89台,因此企业会有部分订单采用外单加工的方式。而这也成为当前织造领域普遍的行业现状。对于企业印染环节,企业人士表示一般5-8月份旺季之下也会有代工的情况发生。主要是当前国家环保领域要求升级,而华东地区水污染防治是重中之重,部分不达标企业关停之下,规模化企业的运行基本处于满负荷甚至超负荷状态,坯布排队等印染的情况也是时有发生。

   第五站:江苏三房巷集团有限公司  

江苏三房巷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以聚酯化纤、纺织为主业的大型生产型企业集团。公司聚酯产能370万吨,辅以80万吨涤纶短纤;40万吨涤纶长丝;50万吨聚酯切片/膜片;200万吨聚酯瓶片。目前初聚酯切片装置长期保持低负荷之外,其他聚酯装置均保持相对正常的运行状态,近期瓶片与短纤受行情利润收缩影响,负荷有所降低。

原料方面:公司配套PTA装置海伦石化产能240万吨,全部用以满足自身聚酯工厂使用。而乙二醇方面工厂配有自己的码头,因此原料供应以进口合约+现货采购双向并举。

 

对于此次聚酯全产业链价格的上行,工厂有关人士表示由于下游聚酯工厂基本是按需定产,按需采购因此之前的原料储备特别是PTA的储备并没有太多,此次价格的大幅拉升使得聚酯工厂基本处于被动应战状态,利润也大幅压缩。而对于之前市场传言工厂开始外卖PTA的情况,也是基于全产业链利润最大化的考量。后期该厂聚酯产能仍有扩能计划。目前长丝有50万吨新增装置的规划。

   第六站:江阴华宏化纤有限公司  

江阴市华宏化纤有限公司是江苏华宏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龙头企业,目前聚酯总产能是58万吨,以涤纶短纤为主。聚酯项目建设由中国纺织设计院总承包,涤纶短纤维全套主体设备和控制系统从德国纽马格引进,技术先进可靠。 


该厂原料供应方面PTA以工厂合约供给为主;MEG供应合约为主,零星现货辅助。对于当前MEG市场生产中崛起的合成气制乙二醇,工厂持包容开放的态度,货源质量达标、稳定性过关的合成气制MEG产品该厂也有适当比例的采购。据悉目前聚酯领域合成气制乙二醇的应用是较为普遍的事实,多数聚酯工厂以乙烯制乙二醇与合成气制乙二醇混掺使用,掺用占比在20%-30%


对于此番从原料价格暴涨引发的行业价格上行,该厂资深行业人士表示,从当前国内宏观环境的修复与整个市场的景气周期来看,价格的上行属于预期范围之后;产业结构与下游消费升级的双向带动对行业的提振力较为明显。具体到聚酯行业来看,整个产业链上,上游集中度高下游相对分散的格局下,面对供应端紧张引发的价格上涨,下游整体的议价能力相对薄弱,产业链内利润的再分配成为下游不得不接受的现状。

   第七站:江苏华西化纤有限公司  

华西村素有“天下第一村”之称,旗下上市公司华西股份(000936)在深圳上市,其中华西特种化纤厂为涤纶短纤主流生产企业,目前企业涤纶短纤年产40万吨(其中常规品种10万吨,缝纫线6万吨,无纺布产能24万吨)。目前主要产品以公司以生产差异化短纤为主,常年保持供需平衡,销售以直销客户为主。 

工厂原料采购方面PTA以逸盛合约采购为主;虽目前逸盛方面受货源紧张影响,供应9折为主,但由于聚酯短纤开工的降负,所以PTA整体供应基本平稳;MEG原料采购方面以现货为主;人民币+美金结合的方式,主要是由于该厂涤纶短纤出口份额占比50%,因此原料端的美金结算方式能很好的规避近期汇率大幅波动的风险。

对于近期聚酯产业链原料价格快速飙升的行情,该企业认为近期原料价格的持续走强很大程度上是受原料端供应面偏紧的支撑,但涨至目前高位之后,下游聚酯特别是短纤、瓶片行业减产面积逐渐扩大,高价原料的终端传导有一定的阻力,对后期原料的上行走势将形成一定负面冲击,特别是PTA需要警惕高位之后的回落调整风险。而对于短纤来看,受再生塑料进口的限制,加上未来短纤领域新增产能有限,整体行业依旧处于良性循环状态。

总结:

  对于当前的聚酯行业而言,产业结构升级的大背景下,部分企业开始寻求产业链一体化的发展策略,以求行业竞争中寻求更有利的竞争优势;也有企业坚持永续经营、柔性生产的经营理念,将企业现有的产品线丰富,且原料端物尽其用之下仍有利益选择的余地。

   对于二季度聚酯产业链从上而下的涨价潮,我们认为应该是产业结构大调整下产业链内利润的再分配。而当前PX进口依存度居高难下,新增装置的释放要展望2019年以后,因此短期内PX—PTA之间成本价格对PTA的支撑带动力依旧明显,加上PTA自身检修之下供应端紧张局面短期难逆,PTA后期整体的运行区间将上行一个台阶是业内共识,短期内涨至目前9000元/吨的高位之后,后续上行的空间如何还需关注资金及基本面变化对市场价格的引导。而聚酯-织造领域来看,受订单时限、原料备货时间等问题的影响,织造对于聚酯价格上涨的传导需要较长的时间;而毋庸置疑的是对于终端而言原料聚酯价格的上行,染料成本的推升,劳动力成本的上涨最终都会以后续织造领域订单价格的被动跟涨作为最终的传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