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卓创资讯 >> 大宗商品行情分析 >> 信息正文
走在“狂奔”路上的纸尿裤
卓创资讯 2020-04-14 16:21:10

本来一场疫情好像和宝宝们的用品没有什么太大关系,无奈他们有着共同的原材料,也因为如此使得母婴行业受到牵连,而近期化工领域丙烯等产品的“疯狂”上涨也引发了更多的思考。近期朋友圈出现“纸尿裤”危机,母婴行业不断曝出“纸尿裤涨价、马上要断货”等消息,更有门店老板、微商、朋友圈大肆宣传断货,让消费者赶紧囤货的言论。一条在互联网上盛传的打油诗如下:

疫情改变了世界,口罩改变了卫生产业。

①一转眼,卫生巾纸尿裤表层材料没了,一看,在N95那里。

②一转眼,卫生巾纸尿裤防漏隔边没了,一看,在平面口罩那里。

③一转眼,卫生巾纸尿裤底膜没了,一看,在防护服那里。

④一转眼,卫生巾纸尿裤吸收体没了,一看,美国人的确诊还在持续增加中。

⑤2020,卫品行业,顶住压力,只有坚强!

为何母婴行业会传出纸尿裤涨价的消息?这又和当前医疗防护用品有何种关联?

1、纸尿裤材料结构  

纸尿裤一般由三个主要部分组成,即内表层、吸收芯层和底布。内表层直接接触宝宝皮肤,既要求绵柔不伤皮肤又要求干爽,目前国内市场上的纸尿裤基本上是无纺布面层,透气无纺布能提升尿裤内部的透气程度。吸收芯层是整块纸尿裤运作的核心,能快速吸收尿液、分散尿液或能通过毛细作用把它扩散到整个芯层中、最终吸收并储存尿液。纸尿裤的吸收芯层主要由纯木浆(绒毛浆)和高分子吸水树脂(SAP)构成的层状结构。底布就是外面包裹纸尿裤、有图案那层了,底布材料一般为PE透气膜或无纺布,无纺布感觉更为舒适。

2、口罩材料结构

口罩最重要的部分要数口罩的面料。面料一般是由面层、滤层以及里层构成。简单来看,市场上普通医用口罩(SMS)一般是由纺粘无纺布的面层、熔喷布滤层以及纺粘无纺布里层构成。而立体的杯状口罩一般是由涤纶针刺棉面层、熔喷布滤层以及针刺棉或者无纺布里层构成。针对颗粒过滤效率(PFE)的不同划分了口罩的型号,在口罩当中起到过滤作用的便是作为滤层的熔喷布。

除熔喷布以外,涤纶无纺布在口罩应用也较大。根据国内某口罩项目生产所需原辅料及占比(图3),可以看出,其中涤纶布重量占比能达到74%,PP熔喷布以及PP滤材重量占比约22%。当然,不同种类的口罩所需原辅料存在较大的差异,比如N95所用的过滤层的含量则相对较高。

通过以上对比我们会发现,纸尿裤通常分为三层:表层的棉质普通无纺布(亲肤层)、高分子吸水树脂(吸水层)、底层的PE膜无纺布(防水层)。这些原材料的构成,确实与口罩有部分相同的原料。从这个意义上讲,疫情对纸尿裤产业来说会带来一定影响。由于全球疫情的发展,对于口罩的需求急剧上升,且口罩生产技术难度和利润水平要明显占优,因此很多原料生产企业更多寻求对高回报率产品的生产。

核心原料价格上涨,带动上游原料走高

由于口罩生产的原料,如熔喷布、无纺布等材料价格快速上涨,原料端生产企业更多转产当下需求最大的中间材料。以口罩和新材料熔喷布为例,受疫情影响,原来仅仅2万元每吨的熔喷布,一度上涨到超过40万元每吨。随后国家一方面大力提升熔喷布产能,另一方面严查哄抬价格的违法行为。到3月底,熔喷布回落至15万元每吨左右。近期在国外疫情更加严峻的背景下,国内熔喷布价格经过前段时间调整后,近日迎来第二轮上涨。日前有机构统计,从山东、天津、河北、河南等11个省份21家生产熔喷布的厂家了解价格情况来看,熔喷布价格最高的为50万/吨,价格最低的为43万/吨,均价在47万/吨,较低点的15万/吨上涨逾两倍。

而作为熔喷布、无纺布等防疫物资上游材料的PP材料、PP材料的上游丙烯材料近日均出现较大幅度上涨。据卓创资讯监测数据显示。上周末也即4月11-12日,山东丙烯企业报价11日普涨1000-1100元/吨,12日普涨500-5000元/吨。其中11日各个工厂报价涨幅较为统一,12日涨幅则有所分化,7400元/吨、8000元/吨、12000元/吨皆有。上涨幅度之大,超出所有市场人士所预料。

卓创资讯资深分析师韩永感叹此涨幅“惊呆众人”。

在过去的一个季度,受到疫情因素以及原油价格战因素影响,有机化工品价格出现大幅度下跌,卓创资讯有机化工指数最大跌幅为32%,进入4月份之后化工品价格止跌回升,丙烯、PP、PE、异丙醇等于防疫物资相关的产品是价格上涨的主力。

疫情仍未结束,防疫物资需求大幅增长

由于中国疫情较早的得到控制,中国庞大的制造业生产能力得以释放,正为世界贡献中国制造力量。中国企业正在为全球贡献自己的力量,据广州市政府新闻办消息,穗企业复工复产有力有序推进。目前,全市日产口罩由开始时的60万个增加到超2300万个,增加了37倍;日产防护服超9.5万件、手持式额温枪13.5万支。累计调配口罩2.38亿个、防护服69.2万件、一次性手术衣22.7万件、额温枪54.3万支,完成国家和省下达口罩4522万个、防护服30.4万件调拨任务。

在4月10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介绍说,“从3月1日到4月4日,中国出口主要防疫物资102亿元,主要包括口罩约38.6亿只,防护服3752万件,红外测温仪241万件,呼吸机1.6万台,新冠病毒检测试剂284万盒,护目镜841万副。”

全球疫情依旧严重,最严峻时刻仍未到来。据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新冠肺炎疫情统计数据显示,美国累计确诊682619例,与6时30分数据相比,增加了104777例。美国确诊新冠肺炎人数超过58万例,全球累计确诊病例数显示:1918855例,其中全球死亡病例119588例。

从当前疫情发展的基本情况我们能够观察到,当前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和该国家和地区检测能力有关,而受限于医疗体制问题的非发达地区则明显较少。因此推断出当前全球疫情的情况显然要较当前能够显性化的数字更为严峻,当前口罩、防护服、消毒液物资的基础原料,如PP、丙烯、异丙醇等产品价格上涨有其需求增加的原因,也有供应不足的问题。

总结:供需结构问题是主因,恐慌情绪加重价格变化

在总产能不变的情况下,生产企业转产防疫基础物资,必然会减少其他产品的供应,因此出现了像如纸尿布、卫生巾等产品原料价格上涨的问题。“谣言止于智者”,包括之前出现的“粮食短缺问题”,现在出现的“纸尿裤涨价问题”等,都有恐慌情绪的存在,但同样的在其基本面也是有供需矛盾的问题。

供求关系决定价格走势,由于某一方面需求的增加必然会导致产品价格的上涨,在3月份所有工业产品价格均呈现下跌趋势时,异丙醇一枝独秀,主要就是因为国外对其需求增加的原因,4月份之后丙烯等产品价格上涨有需求端增加的刺激,也有“有心者”的推波助澜。总体而言,由于疫情因素的出现,必然激化需求端矛盾,使得本已过剩的工业品市场矛盾更加严峻,经济的衰退是必然的,大经济周期也会持续的发挥其效力。

工业品2020年最大的基本面是供应增加压力,而疫情的出现会凸显出供应端问题,工业品整体仍偏弱。

卓创资讯
为中国争夺大宗商品定价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