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卓创资讯 >> 大宗商品行情分析 >> 信息正文
“买珠还椟”故事2000年后再度上演——简评油价史诗级下跌
卓创资讯 2020-04-21 10:07:55

2020年已经过去了快1/3了,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全球资本市场经历了太多的“不可想象”。“活久见”已经不能用于形容这两个月来我们所经历的内容,3月份美股连续熔断,而到了四月份我们更见证了历史性的负价格,本来想用“史无前例”去形容,但好像又不太合适,在所有商品中并非没有“负价格”的情况——液氯这个产品就经常出现“负价格”,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送钱让你拉走。

油价格出现“赠送”的原因在于原油存储能力。根据国际能源署的统计显示,截至今年1月,全球的“闲置储存空间”约为12亿桶,但供应过剩超过每日1000万桶,原油无处存放这才是原油价格下跌的主要原因,而临近交割由于交割机制的问题,原油多头没有足够的时间寻找仓库用于存储交割来的原油。

另外原油价格大幅下跌还有着来自合约设计的问题,WTI需要在库欣地区交割,供给与需求受到上游供应、罐容、管道输送能力和周边炼厂消费影响。目前有大量原油囤积在库欣地区,这也就造成了一个问题,原油空头有大量的资源用于交割,多头没法在期货盘面上去接货交割,市场因此形成了“空逼多”的现象,原油价格昨日出现大幅下跌也就可以理解了。

这与液氯的“倒贴钱”情况有些相似。我们会经常发现液氯的报价非常其特,一块钱一吨还负责运费,也就是类似原油价格倒贴钱的现象。液氯是烧碱生产过程中的副产品,其本身属于剧毒产品,不易存储;另外烧碱生产企业一般不会大规模存储液氯,一旦下游企业出现接货不佳情况,企业生产的液氯就会超出烧碱企业存储能力,出现胀库风险,因此才会出现企业倒贴钱也让拉走货的问题。

在这里可能就有一个疑问了,既然存储能力不够,是不是可以降低生产负荷,让产出减少呢?对于液氯本身属于烧碱企业的副产品,企业生产具有连续性特点,不可能因为副产品无法存储而把主产品生产停下来的情况;而对于原油的生产也是有类似的情况,原油生产商面临关停设备损失和倒贴钱损失两种方式,显然倒贴钱让人把原油拉走是更加的选择。这也因此出现了“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向美国石油生产商付钱,让他们将原油留在地下别开采,帮助缓解导致油价暴跌、一些石油公司破产的供应过剩局面”这样的新闻。

作为大宗商品之王,原油价格的波动确实是“超乎想象”,在全球需求受到疫情冲击的大背景下,原油需求的下降已经成为事实,那其他工业品呢?

在2018年11月份之后实际上整个商品驱动的主要逻辑已经重新由供给侧回转至需求侧,供给端的矛盾是2020年工业品最大的基本面,不管是工业品种的黑色系产品还是化工系产品均面临这样的问题。新冠疫情的发生让需求的问题更加严峻,而供给端迟滞的反映更是会加剧供需矛盾问题。

原油作为多数化工品的原油,其价格是其他产品的成本支撑,如果成本坍塌,那么成本支撑力度自然而然的下降,化工品价格的下跌也就不难理解了。现在需要考虑的是未来几个月在低油价因素的影响下,市场如何演变的问题,显然成本已经不能作为支撑价格的主要因素,而心态方面也因为全球疫情未得到有效控制而难以好转,需求下滑已经成为共识,能够调节的也就是供给端的能力。若供给端能够很块的调节下来,适应需求下滑的现状,价格下跌或能够遇到阻力,等待需求复苏后出现价格企稳后逐步再起上涨。

又一个问题来了,谁会去主动减产?

这就是我们在《原油减产协议:减产量低于预期,智猪博弈下进退两难》提出的智猪博弈问题,“OPEC+之间会因各自利益的问题陷入“智猪博弈”的情景之中,所以我们常见到的情景是,减产博弈过程中的弱势一方最优策略是‘背叛’,而产油强国则是‘合作’”。

对于生产企业也是同样的情况,同样作为理性的经济人,联合减产或联合限产只不过是一纸协议或者连协议没有,都是属于口头联盟。很难短时间内实质性的解决供给端的问题,最终生产的停滞更多是“不得已”而为之,而非是“协议”所致。

在经济的循环中,当前处于“需求下滑,供给暂未下滑,价格下跌”的阶段,下一个阶段便是“需求下滑后持稳,价格下跌,供给下跌”,等“供给下跌到一定程度,需求开始恢复”价格则将迎来上涨。

现在,“等待是最好的选择”。

卓创资讯
为中国争夺大宗商品定价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