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卓创资讯 >> 大宗商品行情分析 >> 信息正文
疫情下的中国化工行业
卓创资讯 2020-04-30 13:33:36

编者按:如果没有疫情,2020年中国化工市场本来所面临的仅仅是在新增产能背景下的供给过剩问题。在过去几年中国处于朱格拉周期顶部,新增大炼化项目的投建使得2020年面临较为严重的供给压力,新冠疫情的发生,并没有改变朱格拉周期的进程,产生更多的是对需求的负面影响,在需求下滑背景下供给过剩的问题更加凸显出来。

以下内容节选自公众号《化工时态》抗疫随笔。

一、哪些化工行业被多重叠“夹”了?

化工行业喜欢用“线”给装置命名。所以,写这篇文章也想用三条逻辑线:

因果线:新冠病毒侵害的是人类,我们要战胜的敌人无外一是找到杀死病毒的药,二是抢救染上病毒的同胞,三是阻断与病人之间的传播;疫情对国民经济影响最大的应该是人们生活密切相关的衣食住行的产业;石油和化工行业是整个工业体系的上游产业,当然也是国民经济的底层和支柱产业,是间接受影响者,还有一部分化工产业从经济学上讲是直接获利者。

波次线:第一波是疫情在中国的大规模爆发,对化工产生初步影响;第二波是疫情在欧美大规模的爆发,影响到了化工的进出口和全球化工产业链的再造;第三波预测是发展中国家,疫情的全球化或者来年再来,除非疫苗的出现,否则很多化工全球供应链面临打断。

原油线:实际上是全球经济线和金融线,油价暴跌,引爆股市剧烈下跌,冲击全球金融市场与经济,化工行业成了并非供需关系导致的直接受影响者。这是一条来得不是时候的影响线。我们以一、二线为两个维度,辅助说一下第三线,构建了本文的叙述线条:

01、疫情直接让哪些行业停摆或者阻尼了?

这基本是一个完成时?

人们似乎乐观了,以为3月初得到初步控制,全国范围内于4-5月得到遏制哪,其实远未结束。2、3月份的急刹车,说白了就两件:一是没人生产了,二是没人用了。因此,对国民经济影响最大的行业应该是:

(1)第一层是:交通运输业,房地产业,基础设施建设,餐饮业,旅游业,其他服务业。

(2)第二层是工业制造业。轻工、纺织、汽车、家电、建材等影响甚巨大。

(3)第三层就是化工业,即工业的工业。(纯粹的分析用)

(4)而采掘业、农业在这波疫情中,相对影响并不是很大,但后期随着需求的不断减少,最终也会传导到相关行业。

02、哪些化工产业被撞了腰?

一位业内人士形象地说:只要劳动力不能参与的产业,都有影响。

(1)成品油。车辆、飞机、船运用油量减幅较大。减多少,还没有数据,但是1-3月成品油出口量一季度成品油进口711.2万吨,同比下降18.4%;出口1801.6万吨,同比增长9.6%。表明柴汽煤三大油品国内需求不旺,炼厂被迫出口。

(2)基础化工原料:没有官方的数据,只能从价格下降来判断:石化原料、煤化工、氯碱、纯碱、硫酸等的价格多数处于3个月来的低水平,主要因为下游需求清淡,而上游库存水平较高。除了防疫相关的化工产品上涨以外,大多数其他产品价格均为下跌状态。

(3)应用化工领域:涂料、化纤、染料、轮胎、化工建材原料(例如混凝土外加剂、PP-R、PVC)、餐饮业中的食品添加剂和一次包装原料、以及汽车修理(备件)、室内装修所需的化工配件等,直接因为需求不旺而生产受阻。

(4)受原油价格下跌影响,近期影响最大的当属中国现代煤化工行业。煤基原料的高价位已经让煤制油、煤制气等与国际油气价格高度关联行业出现行业性亏损。

(5)国际原油价格的暴跌导致中央石油石化企业大幅度减利。据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委员、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在4月20日举行的一季度中央企业经济运行情况发布会上称,尽管低油价对降低我国经济运行成本有利,但是对中央石油石化企业生产经营和效益产生较大冲击,导致一季度石油石化企业整体亏损。他进一步解释称,一季度中央企业生产经营既受到了疫情的重大冲击,也受到了国际石油价格断崖式下跌的重大影响。同时,在抗击疫情过程中,中央企业一些政策性的减利,所以出现了效益的大幅度下跌。

03、哪些化工产品在抗疫中大显身手?

(1)聚丙烯:医疗级个人防护设备的关键部件,包括口罩(无纺布)、面罩和其他身体防护用品、消毒瓶、分配器、防护服。其中,纤维级聚丙烯更是引发市场价格的过山车。

(2)聚丙烯和其他聚碳酸酯材料:是生产注射器、手术器械和静脉注射组件所必需的材料。

(3)聚氯乙烯(PVC):用于医用手套(一次性)、医用管道、血液和静脉输液袋。

(4)塑料和硅胶类:用于包装和卫生的一次性产品。

(5)节能建筑材料和卫生涂料:确保医院的安全可靠快速建设。

(6)化学杀菌剂和消毒剂:用于清洁产品中的活性成分,可在个人、家庭和工业范围内,尤其是在医疗环境和治疗时消除细菌和病毒。

(7)氯漂白剂、过氧化氢、异丙醇和氧代醇等产品:应用在个人卫生产品包括尿布、肥皂、洗涤剂、洗手液、牙膏和消毒剂上。其中,氯产品更多用于饮水处理上。

(8):化学合成药以及中药制剂的中间处理过程中数以千计的化学产品。

二、疫情导致全球经济进入萧条边缘

3月以来,欧洲、美国各大经济体纷纷效仿此前中国防治疫情的有效措施,采取封城、封国等手段,一定意义上取得了效果,但不可忽视的是,除了农副产品等基本生存需要,消费的其他需求基本停摆,这对于制造业、服务业都是噩梦。

(1)全球的运输业受阻。当前,全球经济停摆,全球有二三十亿的人呆在家里,学校不开门,飞机、车辆都不走,这种情形必然引发,货物停供,进而引发中国的出口不好,经济不好。

(2)全球消费结构发生变化。疫情和经济的巨大变化,直接改变了全球消费结构,从而影响了化工产品的需求结构。例如,汽车消费就是比较典型的风向标,各大车企破产都在倒计时,塑料零配件市场将大幅萎缩。材料产业是又一个重灾区。有研究表明,塑料消费和经济增长一直呈正向关系,如果全球经济下滑10%,则塑料消费无疑也将下滑至少10%。

(3)反全球一体化的呼声抬头。疫情期间,美国的强硬派利用疫情推动与中国经济和科技的进一步“脱钩”,希望能在中国第一波疫情中推动制造业回流。即使在欧美国家发生第二波疫情大爆发之后,罔顾美国人的生命,仍继续推动中美“脱钩”。例如,在口罩等防护物资的标准和认证上做文章,将中国的KN95口罩排除出美国政府紧急认证清单之外。未来,围绕中美之间的贸易战,未来的世界经济有可能形成两个平行的国际供应链,一个是以美国为中心,一个是以中国为中心,其他国家面临选边站。当然,发达国家减少对中国等生产大国的过度依赖,供应链的回调、重组也有一定的合理性。

(4)全球产业链格局将改变。据“2020中国能源化工前瞻指数”的调查报告显示:疫情冲击下,长达十年的全球经济扩张周期可能结束。2020年中国经济在内外需严重下滑的情况下,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从更长远看,疫情还可能直接导致全球产业链格局逐步呈现分散化、多中心化的新趋势。

01、全球疫情蔓延对中国化工供应链影响初现

据国际化工协会联合会的统计,全球化工行业体量高达5.7万亿美金,涉及到全球经济的方方面面。化工行业是很多供应链的基础。事实上,制造业96%的产品都依赖化工行业,所以,疫情影响化工,抗疫又离不开化工。

(1)反向研究国际化工协会联合会“国际化工界致G20领袖们的函”中的呼吁,可以发现化工供应链正在被人为地扭曲和撕裂。正所谓没有问题就不会没呼吁。

函中建议各国政府,尤其是G20政府采取以下措施:

一是基于最近发表的G20领袖、贸易及投资部长声明,继续协调全球、各区域及各行业,消除供应链障碍。

二是指定化学品制造商和下游价值链为基本必须业务,以便它们能够继续经营和提供防疫所需的关键物资和服务。

三是承诺立即停止和取消对抗击COVID-19所必需的产品以及构成这些产品的价值链材料采取的贸易扭曲措施(例如出口限制),包括对生产中使用的个人防护设备的出口限制给予豁免,以便防止供应链进一步中断。

四是支持和促进对抗击COVID-19至关重要的产品供应链,以及构成这些产品的价值链材料,包括重新承诺遵守世贸组织贸易便利化协定;采取快速跟踪措施,消除医疗及其相关货物原材料和其他救生设备运输的监管障碍和官僚效率低下;实施“绿色通道”,确保货物有效地进出口。

五是向生产抗击COVID-19至关重要的产品的中小企业供应商以及构成这些产品的价值链材料提供便利和财政支持,以加强供应链和贸易流动。

(2)中国化工产品进出口贸易受到直接影响,出现大幅下滑。2019年,石油和化工行业进出口总额7222.1亿美元,同比下降2.8%。石油和化工进出口总额占全国总量的15.8%,其中出口2269.5亿美元,同比下降1.8%;进口4952.6亿美元,同比下降3.3%,贸易逆差高达2683.2亿美元。2020年1-2月我国石油和化工行业贸易总额1092.4亿美元,同比下降3.5%。其中,进口贸易额799.2亿美元,同比上升0.1%;出口贸易额293.2亿美元,同比下降12.2%;贸易逆差505.9亿美元,同比上升9.0%。三月份几个重点产品的快讯显示:2020年一季度成品油出口1801.6万吨,同比增长9.6%;肥料出口540.4万吨,同比下降6.0%;塑料制品出口137.2亿美元,同比下降8.9%。表明非鼓励的成品油开始出口并呈增长态势;传统的出口产品如肥料、塑料制品等大幅下降。据今年行业内外贸企业纷纷反映,不少进出口订单减少、推迟甚至取消,进出口形势将会出现更加严峻的局面。

(3)原油价格骤跌对化工行业未必好事。近期对全球炼厂而言,当前低原料成本 + 高产品价格局面十分有利,炼厂在消化掉高价原油库存后效益有望进入红利期。但是油价下跌会拖累天然气价格,大幅减少油气开采企业利润,从而挤压炼油企业利润空间,甚至导致炼油板块亏损。此外,低油价对于石油开采业而言是是自损八百的事,海上开采、美国页岩气开采都会是负面的(开采成本过高、前期融资成本大),甚至会停产、关门,这些都将对中国的石化产业产生传导(例如,国内热火朝天的乙烷脱氢装置)。另外,低油价造成全球石油库存不断增加、消费持续下降,这对石油化工产业也很不利。

顺便说一下,原油期货价格倒贴一事,只是5月合约到期逼仓的一个插曲,但是总体反映了原油需求不足的事实。

(4)输入性供给过剩。中国是全球疫情泛滥下的“净土”,全球所有化工企业都会抢中国需求的“救命稻草”,输入性压力会越来越大。中国的基础化工类企业除了少数品种,多数已处于产能过剩状态。自身尚在打“价格战”,又将面临“狼来了”,供给侧只会雪上加霜。

02、全球后疫情时代中国化工产业的机遇和挑战

(1)世界主要化工公司看好化工。“2020中国能源化工前瞻指数”发起单位之一SABIC公司,对普遍关心的能源化工行业发展前景,副总裁兼北亚区总裁李雷表示:“化工行业预计在经历短期震荡后维持基本长期向好态势。”结合疫情防控形势,当前化工行业的支柱作用更为明显。他相信石化行业在支撑世界经济逆转下行周期的过程中,也势必发挥更为关键的作用。

(2)世界化工行业看好中国化工产业的复苏。在当前全球发展局势发生重大改变的情况下,需要持续助力中国实现包容性增长,助力维持中国制造业中心地位和促进产业升级。作为助力中国实现包容性增长的长期伙伴,很多跨国企业一直致力于扩大在华业务规模,扎根中国实现本土化发展。

(3)低油价助力中国化工复苏。油价下跌并长期低位运行,无疑会大幅降低下游烯烃、芳烃、塑料、橡胶、聚酯、化纤,尤其是精细化工产业的生产成本。从积极的方面看,长期的低油价会倒逼石油开采和煤化工行业通过持续技术升级甚至开发颠覆性技术以大幅降低成本,适应残酷竞争。

(4)医疗卫生相关产品还会在全球贸易中持续利好。

一方面,医疗卫生所需原料的进口数量会持续增加。天然及合成橡胶(含胶乳)增速较快:一季度进口165.9万吨,同比增加5.6%。在国内轮胎行业复苏较慢的情况下,需求增加的因素是用于抗疫物资的加工上。

另一方面,大量的医疗卫生物资,例如口罩、防护服、消毒剂、护目镜等,会有三个去处:给国外急需用;国内疫情过后补库存用;民众会养成储备防疫物资习惯用,例如家庭会日常储备口罩等产品。因此,口罩、防护服用的无纺布及树脂原料、涂层原料、护目镜用的聚碳酸酯和有机玻璃等材料,将有一段时间的市场景气时段。

三、如何判断新冠疫情对化工行业的深度影响?

判断和分析一个企业或者细分行业收影响的大小,是一个多重判断题,除了大的外部经济环境外,更应该通过化工行业固有的特点进行判断。笔者认为,至少要用以下六条逻辑线进行判断的:

一是对不同生产类型的化工企业进行分类,然后就共性的影响加以分析;

二是原料和产品形态以及原料和产品品种是否单一性的影响;

三是产业链所处位置对企业的影响;

四是疫情波次的传递影响(一次是国内,二次是欧美,可能的三次是发展中国家);

五是对外依存度对企业的影响;

六是企业所有制性质及规模大小的影响。

连续式化工类生产装置(开工率)影响小于间歇式化工类生产装置。对于化工行业而言,不外乎两大类:连续化(流程性)生产和间歇式生产。所以,在化工行业讨论开复工时,最好还是先把这两类分清楚,然后再分别研究各类的开复工情况,至于网上时髦的问卷调查之类,根本无法精准到装置的负荷层面上来,有可能对化工行业的开复工引发误判。

01、对不同类型化工生产企业的影响

(1)这个判断是对大多数连续化装置而言的。对其影响大小的判断,不是是否开车停车,而是负荷的高低,或者同类生产线开的条数的多少,再往深了研究就是负荷低到一定程度是否对车间成本产生根本性的变化。

连续化装置影响较小原因:一是春节期间多数没停车,这是惯例。二是多数一线员工本地化,即便少数外地人回家离开也有人替换,不至于影响生产进行,因此当疫情严控时,这类企业的影响也是相对最小的。人员的在岗和相对的稳定,现在看来是最大的优势了。三是连续型企业在春节之前多数都会降低产品库存,建立原料库存,至少在半个月到一个月期间影响是较小的。四是有些连续化流程较长的装置,宁愿维持低负荷,也不愿意停车,这既有经济效益的考虑,也有人员稳定的考虑,也有从公用工程的配套方面加以考虑的。笔者前几年曾在地方炼厂看到常减压装置开到20%的情形,表明降低负荷到最小程度是减少疫情影响的有效办法之一。但是,如果把这样的企业也计入到100%复工的行列,其误差?

(2)对于间歇式而言,很多企业在春节前就停工了,计划的开工时间也多定在元宵节之后。所以,到了该开车的时候,往往是开不起来:一是有些企业人员组织不起来了(外地的回不来);二是很多原材料购不进来了;三是下游用户也没开工,索性就不开工了。例如,曾看到涂料、农药中间体、复合肥、轮胎中的部分企业无法开工的报道。

02、对不同原料产品化工企业影响

原料和产品形态以及原料和产品品种是否单一性影响不一。这是一个排列组合的问题。

(1)原料或者产品属液态的,受库存容量限制,往往影响大于固态的。节后,很多企业的液体产品库存告急,以至于倒逼企业降低负荷或者停车。固体产品相对要好于液体的情况。例如,石化上游的有机化工原料的影响要大于合成树脂类的影响。

(2)产品品种是否单一性影响不一。在整体经济运行正常的情况下,多品种装置(分同时生产多产品和柔性生产多产品两类)效益会好于单品种。但遇到疫情时,这种局面反转较多。例如,氯碱中的液氯市场较好(消毒剂),但烧碱却没了出路,以至于氯碱行业普遍受影响较大。

(3)同样,产品应用范围大小与影响程度呈负相关的偏多。(4)往往是央企和大型的企业规模大、品种多、市场面广等因素,在上述四个单一因素中叠加的几率大,因此,抗风险的能力也较强,尽管疫情对他们影响更大,但生存的概率远高于单一的小型类的企业。本次恒力石化一季度效益指标的脱颖而出,基本是几个正相关因素全都叠加在一起所致:非油品为主、多套装置均为PX提供原料、PTA固体且自供等。

03、对产业链不同位置企业影响

产业链所处位置越下游,和其他制造业越接近,影响越大。这场疫情影响的传导是自下而上的,而不是由化工传导到下游的。所以,除了个别的防疫物资产品外,下游企业的开工情况直接影响了对应的化工行业。越是下游是劳动密集型的,对上游的影响也大;越是下游的主要原料是化工的,对化工的影响越大。交通运输业,房地产业,基础设施建设,餐饮业,旅游业及其他服务业,尽管疫情影响和冲击较大,但对化工产品的依赖度不大,故对所对应化工细分行业的影响进程会很慢,只会在疫情后期有所显现。

而同为制造业的轻工、纺织、汽车、家电、建材等行业,则对化工的影响直接切明显:例如,对合成橡胶、轮胎、合成化纤、合成树脂类的影响很大、很直接,导致很多装置的负荷下降较多,甚至停车。至于有机中间体等产品其影响会在未来一个时期产生较深的影响。

04、不同疫情波次对企业影响

第二波次影响大于第一波次影响。原本我国化工行业在第一波疫情中的影响,比其他制造业要小,恢复的速度也会快于其他制造业。然而第二波疫情是大大超出了业内判断,其对化工行业影响的广度和深度短期内还无法判断,至少一些国际化工巨头的表现,已经让业内赶到了寒意:近期有媒体报道国外化工企业出现暂停现象。其主要的原因,竟是生产人员无法到岗所致。还有一些大型在建或者拟建项目出现了停工,原因是出于财务和风险的考虑。

继中国、韩国和欧洲之后,亚洲其它国家和美国也正在逐步采取封锁模式。印度进入了全国性的封锁期,港口和石化工厂已被迫关闭。在实施封锁方面一直落后于欧洲的美国,已经在全国范围实施限制。全球蔓延对经济活动的影响越来越大:仅在3月25日,标普就发布了49篇新闻稿,下调或将许多行业的企业列入信用观察名单。其中化工领域的名单包括巴斯夫、安美特(Atotech)、辉瑞(Pfizer)、北欧化工和西方石油公司等。在下行情景中,可能会出现更严重、更持久的衰退,更多国家将遭受更严重、更持久的影响。然而,全球经济将在2020年收缩哪怕是1%,都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05、对不同对外依存度企业影响

疫情对外依存度高的行业影响会越来越大,业内人士表示,冠状病毒疫情意味着化工行业可能面临比2008—2009年金融危机时更严重的需求冲击,当时化工行业的开工率水平跌至46%。国际需求不旺导致有哪些产品流向中国,有哪些产业不再需要中国的化工出口,绝不是一个小数目。

(1)出口量大的产品所面临的问题:轮胎、化肥、农药、纯碱等已经显示出不畅。所以当塑料制品出口不畅时,就会反映到合成树脂行业,一部分树脂原料就要考虑如何在国内消化?

(2)进口原料量大类产品所面临的问题:例如,原本就进口量很大的甲醇、乙二醇(与原油下跌、国内煤化工影响大有关)会不会被国外非煤路线的进口量加大,而导致煤化工企业的雪上加霜?有些高端的专用材料,因国外无法按期生产,国内是否有可以替代的顶得上?(3)原来不出或者不进的:一定会有新的产品进入国际贸易循环系列。积极抵抗与积极出击,都对化工行业产生变数。

06、对不同所有制及规模企业影响

企业所有制性质及规模大小影响不一。

(1)央企包括国企生产的产品偏上游多,所属企业的数量多,再加上稳定就业等因素,所以装置开工率较高,或者在不同下属企业之间切换品种,其核心目的是实现综合影响的最小化,肩负起国企的担当。以央企在整个化工行业产出中所占比重超过70%以上的实际,一旦央企很多装置的负荷下降较大(被迫的出工不出活),其负荷降低程度就会直接影响全行业产出水平。

(2)排除一些抗疫急需的小众类物资生产企业,企业规模的大小与抵抗风险能力成正相关。这也是很多中小企业倒闭潮的一个解释吧。另外,央企和国企的规模普遍块头大,也是一个判断因子。

卓创资讯
为中国争夺大宗商品定价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