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卓创资讯 >> 大宗商品行情分析 >> 信息正文
经济观察:新冠疫情进入第三阶段 大宗原料能否延续强势?
卓创资讯 2020-06-09 11:55:41

截止到6月9日,全球新冠疫情累计感染人数超过710万,类似死亡人数超过40万。当前疫情发展已经进入到3.0阶段,巴西、印度、秘鲁等亚非拉发展中国家成为新增确诊人数的主力,6月9日,单日新增排名前五位的国家分别为美国、巴西、智利、印度、俄罗斯,其中巴西累计感染人数仅次于美国,确诊人数超过71万人。

在之前的预测中我们提到在疫情发展的第三个阶段,随着检测确诊人数的进一步增多,悲观情绪会进一步发酵,引发金融市场危机,开工水平降至低点;贸易、物流被阻断,需求大幅度回落。关于是否已经金融市场危机的问题暂且不论,受到疫情困扰的国家开工水平会受到极大影响,贸易、物流等均面临被阻断的风险。本文要讨论的就是在国际大分工格局下,疫情3.0阶段对全球原材料市场的影响。

国际产业分工格局与疫情不同阶段对经济的影响分析

在全球化背景下,全球主要国家形成了上游市场、中间市场、终端市场三大分类,分别对应资源核心国、制造核心国、消费核心国的分工。其中上游市场以提供石油、有色金属矿、铁矿石等资源类产品为主,主要的国家包括中东地区、澳大利亚、巴西、智利、秘鲁等国家。资源核心国通过出售矿产资源从制造核心国获取美元流动性,并从制造核心国购买商品,而处于制造核心国的国家在依赖于上游市场的矿产资源,发展自己的制造业为全球提供商品,代表国家就是中国。

在全球产业分工的大格局下,形成了原材料——商品——货币的循环,为全球经济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新冠疫情发生后,最先受到影响的是属于制造核心国的中国、韩国、以及日本,网格式管理的模式有效的控制了疫情但同时也在疫情发展的高峰阶段阻断了生产,对上游原材料的需求产生极大影响,3-4月份原油及相关化工品价格下跌的深层次原因就是疫情造成中间生产环节的阻断,从而带来的原料需求下滑。

而疫情进入到2.0阶段后,意大利、西班牙、美国等国家疫情的防控措施影响的主要是全球消费,这也进一步夯实疫情对全球需求的实际影响。世界银行认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2020年全年全球经济产出将下降5.2%(1月份预期为增长2.5%)。按照人均GDP计算,2020年的经济萎缩将是自二战结束后1945-1946全球经济收缩以来最严重的一次。预计2020年美国和日本经济将萎缩6.1%,欧元区将萎缩9.1%。

疫情进入到3.0阶段后,此时,中国、日本、韩国等国家疫情已经得到控制,检测试剂生产能力大幅提升,处于资源核心国的国家可以获得来自于制造业核心国更多的卫生防护物品支持,能够观察到的现象就是,巴西、南非、秘鲁等国家实际感染人数大幅度提升。疫情3.0阶段全球累计感染人数仍会不断创出新高,恐慌情绪会在某些国家继续蔓延。美国、欧洲多国当前出现的抗议行为,源自于对“弗洛伊德”,但已经超出“种族歧视”本身,更多的是来自于长期隔离而不能工作的“恐慌”。巴西、智利部分矿山近期受到疫情影响较为严重。

巴西铁矿石巨头淡水河谷位于伊塔比拉矿区的三个矿山因新冠肺炎疫情将被关闭,此消息已经被证实;另外,智利第一工会总裁Patricio Tapia称,必和必拓智利Escondida铜矿矿产,已经有94名矿工感染新冠病毒,使得该矿场劳动力进一步下降;据南非城市新闻网6月8日报道,在短短一周内,南非西北省新冠病例几乎增加了两倍,其中约一半发生在采矿业。在过去的两个月时间内,铁矿石上涨幅度超过40%,铜价上涨超过38%,原油价格上涨超过35%,这其中都有新冠疫情的原因。

大变局下叠加新冠疫情 矿产资源需求下滑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6月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提出一个重大论断,即“当前中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而新冠疫情的发生会加速这一变局的发展。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袁鹏近日在接受《参考消息》记者专访时表示,“新冠疫情引发世界新变局,与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相互缠绕,国际政治、世界经济、大国关系、地缘格局、全球治理、发展模式莫不遭受重大冲击。”博鳌亚洲论坛发表的《疫情与变化的世界》专题研究报告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是百年来最严重的传染性疾病之一,是冷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突发性全球危机,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冲击超过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影响全球经济发展与安全态势,将加速国际关系和国际秩序演变,对全球治理体系改革提出了新要求,推动全球化进程深入调整。”

新冠疫情对环球经济已经造成了巨大损失,特别是旅游、餐饮、住宿等服务和众多中小企业。经济下滑压力的增大必然会影响到大宗原材料市场,铁矿石、铜等大宗原料可能在短期内受到供给收缩而出现反弹,但其最终的驱动力还是来自于需求端。

图片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当前影响全球需求的因素除去疫情之外,还有就是来自于中美贸易战的问题,2018-2019年中美贸易战是影响全球重大事件,也是前面我们所示的百年未有之变局的一种表现形式。在美国新冠疫情目前仍未结束,因种族歧视在全美爆发的抗议活动全面升级的大背景下,美国针对中国的贸易战行为仍是愈演愈烈,且已经超出了贸易层面更多的向技术、科技、人才等领域延伸。

疫情结束后中美贸易还将面临一个“激化”的过程,而近期挑战,就是美国借疫情对中国“追责”“索赔”“滥诉”。

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是全面性的,就如世界贸易组织预测,2020年全球商品贸易量可能下滑32%。显然全球商品贸易量下降必然会带来铁矿石、铜、原油等源头产品的需求下滑,而从供给端的角度看,不管是原油、还是铁矿石当前都是处于相对过剩的状态,四大矿山,OPEC国家并没有放弃“多产”的打算,毕竟这些资源型国家货币流动性是源自于矿产等初级原料的出口,而货币“短缺”极有可能加剧本已严重的国内通胀情况,引发更为严重的危机。

当前以及未来一段时间资源类商品趋势研判

短期来看,铜、铁矿石等大宗原料生产都已经开始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可能会对供给端造成一定的损失,上涨还是有来自于供应端可炒作的话题。但考虑在过去两个月时间内,该预期已经经过充分的反映和操作,在影响真正兑现的时候,价格继续上涨的空间已经严重不足。这也是为什么在《19年溃坝VS20年新冠 铁矿石如何演绎?》文章中提出铁矿石价格很难突破110美元/吨的基本逻辑。

中长期看,由于全球制造业的萎缩,经济下滑不可避免,中间工业品中长期需求仍会维持下降状态。而供应端受到朱格拉周期因素的影响,中间工业品产能处于释放期,大量新投建产能正处于在建或拟建状态,工业品整体供应宽松。新冠疫情对使得需求下滑,会显著加剧部分工业产品过剩的问题,中长期上涨缺少来自于供需面的支撑。

长周期看,疫情结束后商品价格仍会延经济大周期运行,考虑全球多周期共振下行的趋势,工业品市场很难有“牛市”出现,底部震荡的格局或会延续较长时间。资源类商品很难走出独立行情,其价格会受到工业产成品价格中枢的牵绊。

卓创资讯
为中国争夺大宗商品定价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