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卓创资讯 >> 大宗商品行情分析 >> 信息正文
【专家专栏】陈卫东:“负油价”背后应该关注什么:偶然与必然的集合体
卓创资讯 2020-08-25 13:36:41

【导语】今年WTI原油价格历史上首次出现了负值,有违于石油的“资源属性”,资源属性是石油的第一属性。事后有很多讨论的文章,这次负油价事件有其偶然性,但偶然性背后有其必然性。作为行业里的公司,公司的战略必须关注行业大的必然性的基本变的变化,公司的改革着力点需要准确判断和适应行业的大趋势,能够成为行业的引领者更需要敏感性和胆略。对于偶然事件关注主要是为了准确认知其背后存在的必然性是什么。

回顾一下世界石油市场的历史,直到1972年才有现货市场,石油期货市场是1983年才出现的。此前石油价格是埃克森、美孚、雪佛龙、海湾、德士古、壳牌和英国石油(BP)等“石油七姐妹”决定的。世界石油市场处于被“石油七姐妹”绝对垄断的状态,所以并不存在市场定价的概念,是典型的“卡特尔价格”体系。以苏联为主的计划经济阵营,更是没有将石油纳入商品范畴。因此,原油市场是在众多产油国将油田资源国有化、成立国家石油公司打破“石油气姐妹卡特尔垄断后”才形成的。石油期货市场更是在1973年1979年两次世界石油危机之后,为了降低石油价格对生产商和消费者的巨大的不确定性的冲击而出现的。石油期货市场既有锁定价格对冲风险的功能,同时也产生了石油金融投机的功能,从而赋予了石油的金融属性。

国际石油贸易以美元计价和交易,于是出现了“石油美元”,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后,美元与黄金脱钩,而石油是最大宗的自由贸易商品,每年数十亿吨的原油贸易,交易金额高达万亿美元之多。石油期货的买卖交易、买空卖空更高达近十倍的实物贸易交割量。石油美元的规模巨大,美元与黄金脱钩近50年了,美元能够长时间维持其国际货币的地位与庞大的石油美元的存在有密切的关系。

今年WTI原油价格历史上首次出现了负值,有违于石油的“资源属性”,资源属性是石油的第一属性,所以有人说这是一个“荒唐的现象”。

事后有很多讨论的文章,这次负油价事件有其偶然性,正好是芝加哥期交所修改交易规则允许“负报价”交易一周之后发生的事件。如果不修改规则,如果WTI现货交割地点不在基础设施严重不足的处于产业日渐没落的库欣油库地区,也许不会出现这次“负价格”。即使“负油价”规则永续,日后还会发生同样的“负油价”事件吗?

但偶然性背后有其必然性:一、3月份沙特俄罗斯石油价格战再起,亮起了供给再增加的信号;二、美国非常规油气革-命成功,美国再次成为最大石油天然气生产国,技术进步推动油气进入长期供大于求的新常态;三、突发新冠病毒蔓延全球重大公共卫生灾难,全球经济大衰退,消费大幅度减少;四、能源转型可再生能源发展加速,节能减排减缓时候变化拯救地球渐成共识……。

石油供给和需求的基本面已经发生了长周期的重大的变化,而约束实物交割的基础设施没有跟随“必然性”和交易规则的改变而改变,于是“偶然性”就发生了。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WTI定价基准存在的漏洞,而这些漏洞扭曲了原油期货交易的“衍生”价格,金融投资工具又放大了其扭曲度。价格的扭曲肯定会对一些投资者造成损失,也会对一些生产者造成了伤害。然而,就作为生产者的石油公司而言,加强经营管理和持续进行技术创新才是保证企业持续经营的根本,因为金融投机不改变石油供求的长期的基本面。

就我所知。埃克森美孚、壳牌、BP等大型跨国石油公司,在这次负油价事件中并没有对它们造成什么伤害。作为传统化石油天然气生产者,原油天然气贸易在它们的日常经营中占有一定的比例,自然会应用原油期货市场做一些对冲、套期保值业务的业务,但只是辅助性的业务,而且会做得非常专业。作为大石油公司,公司的战略必须关注行业大的必然性的基本变的变化,公司的改革着力点需要准确判断和适应行业的大趋势,能够成为行业的引领者更需要敏感性和胆略。对于偶然事件关注主要是为了准确认知其背后存在的必然性是什么。

卓创资讯
为中国争夺大宗商品定价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