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卓创资讯 >> 大宗商品行情分析 >> 信息正文
7000万吨规模聚酯产业链:2020年价格受压制,2021走向何方?
卓创资讯 2021-01-11 14:47:34

【导语】

2020年,聚酯行业经历了全产业链范围的价格下挫;在三、四季度化工市场明显复苏的态势下,聚酯行业反弹力度却相对较弱。即使如此,上游新增高效产能的进口替代逻辑、纺织面料供应全球化背景下或受益于RCEP落地的聚酯出口、以及“限塑令”推行和汽车市场前景向好创造的聚酯非纺织应用需求空间,都是值得进一步关注的潜在价值点。

2020年终于画上了句点。盘点7000万吨规模的聚酯产业,在产能扩张、产量增长的同时,迎来的是价格萎靡不振的现实。疫情、低油价和产能扩张“三座大山”压的聚酯产业链抬不起头来。面对大概率在2021年持续的本轮顺周期行情,聚酯产业链又将交出怎样的答卷?这一问题可以细化为对一系列子问题的深入思索与解答:聚酯产业链上各环节在2020年内的具体表现如何?2021年是否能迎来转机?产业链上下游有何核心特征?聚酯产品有哪些新应用场景值得关注?本文从多角度盘点聚酯产业链在2020年的表现,并一一厘清影响产业链未来走势的关键因素。

一、2020年全产业链价格跌幅从19%-37%;增量空间有限情况下,存量竞争加剧

2020年聚酯产业链经历了全产业链范围的价格打击:最上游的乙烯、PX,中游的PTA、乙二醇和PET,到下游以长丝、短纤为代表的涤纶产品,下跌幅度多在25%以上,跌幅最低的乙烯和乙二醇,价格也分别下降了18%、19%,PX和PTA更是分别遭遇了高达36%和37%的超深度回调。

1  聚酯产业链2020年量价转移

聚酯产业链上多种产品的价格走势也展现出大同小异的特点:相同点在于在公共卫生事件冲击-经济复苏的主旋律下,多数产品在3月份至年底,都走出了一个右侧相对平缓的“V”型,即,受到疫情冲击,价格快速下降至低位水平,之后伴随着经济回暖,价格波动上升。而差异点除PX的下跌早于其他产品外,主要集中在不同产品价格恢复的程度与节奏的不同。这一现象在第四季度最为突出,也导致了不同产品价差有所走宽。然而,故事的另一面是,不同于化工产业链上其他产品在三四季度热火朝天、甚至于突破中长期历史高点的表现,聚酯产业链的恢复几乎称得上乏善可陈——全部产品无一能修复至疫情开始前的价格水平。事实上,在2020年,同为原油下游的塑料、橡胶和化纤却各自分化出相对独立的走势,其中化纤链综合走势最差,反应出本行业相对弱势的基本面。集中到聚酯类,供给方面大幅度扩产,需求方面,传统下游的服装行业实际上近年来增量规模有限,而疫情导致的全球贫富分化加剧更使得相对廉价的化纤需求难以像其他产品一样受到库存周期的有效提拉。年末的一轮上涨除受原油上涨支撑外,主要来自于其他纺服大国受公共卫生事件冲击影响而出现的出口替代效应,为下游需求打开了暂时性的增量缺口,在2021年随着疫苗推广与疫情控制,这部分出口替代效应将逐步消退,则下游需求的回复速度或不能达到预想水平。在增量空间较小的情况下,影响整条聚酯产业链价格与利润水平的将主要来自于产业链上新增低成本产能与旧产能之间的存量竞争,以及上游PX等扩产幅度大于下游导致的利润重心适度下移到聚酯端

图 2  2020年聚酯产业链代表性产品价格走势图

二、供应端PX、乙二醇深度依赖进口,进口替代成未来最强势逻辑

聚酯产业链有着“大进大出”的特点,其中“大进”是指产业链上游的PX和乙二醇深度依赖进口,年进口均在千万吨级别。其中PX随着新增产能的持续释放,近两年来进口量逐渐缩小,由2018年1590万吨以上的高点,下降至2020年的1400万吨左右水平。预计随着炼化一体化进程的深化,作为进口替代空间较大的产品,国内大型炼化一体化项目产出的低成本PX仍能凭借较强的竞争力进一步替代进口产品。另一方面,乙二醇的进口量仍处于上升通道中,并在2020年达到1120万吨以上。伴随着乙二醇国内产能的增长和依托于MTO、CTO技术的煤制乙二醇的迅速发展,乙二醇的进口替代逻辑也将逐步兑现。也就是说,对于第一部分提及的“存量竞争”不宜过分悲观,因为存量竞争发生的范围不仅包括国内产量,也包括进口产量,有效规划、合理控制成本、具有一定下游配套的新增产能,生存空间仍然较为客观,另外也可通过抱团、入园、置换等方式提高生存能力。

三、纺织服装大国供应全球化,出口导向渐成气候。

“大进大出”的另一面是聚酯产业链下游的产品出口导向性增强。仅看涤纶长丝与涤纶短纤行业,出口依赖度都不超过15%,然而最接近终端的纺织品与服装制造业皆高度依赖于出口。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转型和贸易摩擦的升级,下游劳动密集型的纺服行业有逐步向东南亚转移的趋势,这在我国涤纶长丝、涤纶短纤的出口目的地结构中也有所体现(除巴基斯坦和土耳其外,主要出口目的地为东南亚各国)。纺织服装大国供应全球化背景下,放眼未来、开放布局可称为聚酯产业链的另一发展思路。当前,东南亚各国在产业链上的位置仍局限于产业链下游,尚未建立起完整的产业链,化纤原料进口依存度不低。另一方面,RCEP协议下带来的关税减免,有利于涤纶长丝、涤纶短纤甚至聚酯产品的出口,在国内产能增长的大背景下,助力有技术优势的上游企业的海外扩张战略,同时,也能有效转移产能过剩造成的库存压力。另外,在2021年全球粮食危机的阴影之下,“粮棉争地”问题有一定概率进一步催化棉花等天然纤维面料的价格上升,作为替代品,化纤的需求将有所增加——但此类替代空间相对有限,不应过分夸大这一要素。

四、聚酯非纺织应用前景渐佳

在传统纺织服装需求相对不乐观的同时,聚酯的非纺织应用前景或值得引起关注。除作为纺织行业上游原料外,聚酯还广泛用于包装行业、汽车工业、农业和医疗行业。当前,在软饮料消费进入平缓增长期后,聚酯瓶片的市场已呈现出较为饱和的状态,相比之下,社会经济环境转型的大背景下,聚酯的在两类新情境的应用前景则值得关注。第一,随着“限塑令”逐步升级和全社会范围内环保意识的提高,为对应聚酯产品打开替代窗口。新版“限塑令”鼓励在商超场所使用环保布袋、纸袋等非塑料制品及可降解购物袋,聚酯无纺布袋作为相对成熟且廉价的产品,在塑料替代品中占有可观的增量市场;新版“限塑令”中还禁止生产销售超薄聚乙烯农用地膜,也对PET农膜形成利好。第二,需求侧改革将推动城乡居民大宗消费作为重要环节,或对车用聚酯产品需求形成明显提振。2021年1月5日,商务部等12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提振大宗消费重点消费促进释放农村消费潜力若干措施的通知》,其中将促进城乡居民汽车消费作为提振消费的重要措施。涤纶特别是涤纶工业丝产品广泛用于汽车市场。其中汽车安全带丝、安全气囊丝和轮胎帘子布为代表的车用涤纶产品已成为涤纶工业丝的最主要下游需求。考虑到全球汽车行业有进入新一轮景气周期前景和国内涤纶产品渗透率的提高,未来车用领域将仍是涤纶工业丝需求增量的主要来源。另外,伴随着中国汽车工业的成熟,车用涤纶产品的出口前景也值得关注。

总之,2020年特别是下半年,聚酯产业链相对疲软的表现主要来源于下游需求复苏速度有限,以及产业链特别是上游新增产能连续投放导致的供需错配。需求增量空间有限和供给端存量竞争的局面在2021年将大概率持续,对聚酯产业链形成了挑战。聚酯产业链饱含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见证了中国民企由弱到强的过程,让世界看到了中国在一个重大立面的无人匹敌。2021年,聚酯产业链在挑战中同样蕴含着机遇:成本控制得当下,新增产能不但能从国内产能竞争中胜出,还可通过进口替代获得更大市场份额;纺织原料供应的全球化与RCEP协议落地有利于聚酯行业出口;聚酯材料在细分行业的非纺织应用也或受益于产业转型与环保政策,从而促使需求得到一定的提振,我们拭目以待。

卓创资讯
为中国争夺大宗商品定价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