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卓创资讯 >> 大宗商品行情分析 >> 信息正文
CTO与MTO的成本利润对比分析
卓创资讯 2020-11-05 09:41:52

CTO和MTO是煤制烯烃的两种路径(如图1所示),CTO是指煤经甲醇然后生产烯烃,而MTO是直接以甲醇为原料生产烯烃(由于中国甲醇主要以煤制为主,因此将甲醇制烯烃列为烯烃生产的煤头工艺)。CTO企业自产甲醇,而MTO企业外采甲醇,在纵向价值链中,一般情况下一个企业所覆盖的价值链越长意味着利润越集中,企业获得的利润就越高;相反,企业覆盖的价值链越短意味着利润越分散,企业获取的利润就相对较低,即产业链长短丈量盈利能力。不过CTO和MTO因甲醇与成本会出现阶段性的倒挂,以及下游产品的选择性不同而往往出现有悖于一般情况的情形出现。

目前我国已投产32套煤制烯烃装置,其中11套MTO装置,14套CTO装置,另有7套CTP/MTP(煤/甲醇制丙烯)装置。CTP/MTP装置主要生产丙烯,其与CTO/MTO装置相比,产品较为单一,抗风险能力较差,竞争性较弱。CTO装置与MTO装置原料来源不同,其下游一体化装置的选择也不同,因此在不同情形下其成本利润相差较大。

西北地区以配套聚烯烃为主,CTO与MTO的企业利润取决于原料价格

西北地区CTO与MTO多为下游一体化装置,其下游均延伸至聚烯烃方向。从图2来看,2020年2月之前CTO企业的盈利明显好于MTO企业,原因主要在于甲醇价格较高,原料甲醇自产的CTO装置更具成本优势。2020年3月之后,受国产数量增长及进口增加影响,甲醇供需矛盾恶化,价格一路向下,CTO与MTO的盈利差距逐渐缩小,基本相差无几。2020年下半年,煤炭价格上涨幅度较大,而甲醇价格因进口数量的激增进一步加剧了供需矛盾,价格宽幅下跌,并且出现了亏损的情况。此时,甲醇生产成本大于甲醇生产价格,因此外采甲醇更具经济性,MTO企业的盈利逐渐好于CTO企业。

华东MTO装置原料来源差异不大,企业的利润取决于下游产品选择

同为外采甲醇的华东MTO装置,其盈利状况取决于下游产品的选择。通过图4来看,EVA的盈利水平表现优异,特别是2020年7月份之后一骑绝尘。聚丙烯今年因防护用品需求增加而表现较好,环氧乙烷盈利尚可,因此选择这些产品的企业A、C整体盈利能力较高(如图3所示)。企业B下游选择生产乙二醇和聚丙烯,虽然聚丙烯盈利尚可,但MTO法乙二醇持续亏损,因此整体盈利状况一般。企业D没有进行前向一体化,只生产烯烃产品,因此盈利水平也较为有限。

原料与产品选择均有差异,西北CTO与华东MTO竞争关系复杂

通过西北CTO、MTO和华东地区盈利较好的两套MTO装置的盈利对比来看,西北CTO装置与华东盈利最好的MTO装置C(配套EVA、醋酸乙烯、丙烯腈、环氧乙烷装置)相比稍占优势,特别是在甲醇价格相对较高的2019年4月之前。不过华东MTO装置凭借丰富的下游配套,在某些时间段内也处于领先地位。西北MTO与华东MTO相比,其原料处于主产地,成本略低,但华东MTO更靠近消费市场,且西北MTO下游主要是PP、PE,与下游品种相对较多的华东MTO装置相比并不占优。

整体来看,CTO与MTO谁的盈利能力更强并不是绝对的,一般情况下价值链更长的CTO装置盈利能力占优,但当甲醇市场出现亏损的时候,此时甲醇生产成本大于甲醇价格,外采甲醇的MTO装置盈利性更好,不过这种情况下CTO企业可以选择停产或限产自身甲醇装置,从而外采甲醇来降低生产成本。在MTO装置中,由于原料来源相差不大,其盈利性取决于下游产品的选择,这些下游产品的市场行情将决定MTO企业的盈利情况。未来,靠近煤炭原产地的西北CTO装置相对更具发展优势,不过华东地区MTO装置拓展产业链条的经验与思路值得西北CTO企业学习;另外如何加大研发,向高端聚烯烃产品迈进也是增强竞争优势的关键点。MTO装置面临的不确定性更大,原料与下游均不能自主,如何与国内外大型甲醇产销企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或提升下游产品的附加值将是竞争成败的关键所在。

卓创资讯
为中国争夺大宗商品定价话语权